必发娱乐网址-必发365官方网站-必发888平台

400-8888-8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驯养篮球犬》重修插图版
2020-03-18 21:38:59

  ??“快点!”清晨的山路上一辆马车上一个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偷懒有你们好看的!”车前被当做牛马的三个一丝不挂的大男孩发出几声闷哼,身上的肌肉疼得一阵颤抖,不由加快脚步。只见三个大男孩被反绑双手,三条粗铁链从马车连到三人的胯下,拴在三人勃发的生殖器根部的一个铁环上,铁环上还挂着三个牌子,分别写着贱狗2号谭翰宇、贱狗5号周威和贱狗6号易峰。

  ??“真是三只贱狗。”坐在另一边的阿超用竹竿来回拨弄着三人沈甸甸垂在腿间的睪丸说。为了羞辱和继续改造翰宇的身体,出发前小杰特地在翰宇屁眼塞了一根涂满的按摩棒,在屁眼不断的刺激下,翰宇的高高翘着,马眼中不断流出透明的液体。看着随着翰宇前进的步伐一张一合吸着按摩棒的屁眼,阿超玩心大起拿起竹竿狠狠朝露在翰宇屁眼外的圆头戳去。

  ??“啊啊啊啊啊——!”按摩棒骤然被整根捅进肠道深处,粗糙的浮点狠狠划过脆弱的肠壁,翰宇在的刺激下,又一次喷射出乳白的黏液。

  ??“贱狗哥哥你自己说说你这是第几次了。”阿超用竹竿敲打着翰宇的屁股。一路上不知被按摩棒弄射几次的翰宇低着头,一次次当众的快感和屈辱交织成泪水从这个大男孩的脸上滑落。

  ??“求……主人让贱狗把屁眼里的……拿出来……贱狗真的……不能再射了……”两天不知被玩射多少次的翰宇一字一句地哀求着。

  ??“为什幺要拿出来?是因为小贱狗只要屁眼被插就会射吗?”阿超把竹竿插进翰宇的屁眼顶着按摩棒转动着。

  ??“唔……呃啊……是……是的,贱狗是只要被插就会射的淫犬……再射贱狗会坏掉的……坏掉就不能让主人玩弄了……求主人……”在阿超的玩弄下,翰宇的又再次精神抖擞地跳动着。

  ??“那你的屁眼每天是不是都很痒,每天都想被干?”阿超并不打算轻易放过翰宇,猛地加重手上的力度。

  ??“啊啊啊……!唔啊……是,是啊……!贱狗的屁眼每天都要被干……”翰宇双眼通红,忍受着无尽的屈辱附和着阿超,只希望男孩能允许他取出屁眼里折磨了他一路的按摩棒。

  ??“不……啊啊啊啊啊……唔啊啊啊啊啊……”按摩棒剧烈震动着,源源不断的快感刺激着翰宇的大脑皮层。明白马车上的男孩只是为了羞辱自己,翰宇绝望地再次尖叫着射出了精液……

  ??马车终于被三个大男孩用生殖器拖回农庄,被从马车上解下来的翰宇浑身颤抖着跪趴在地上,数次的依然高高翘着,大腿和小腹上留着一块块风乾的白色痕迹。一路不间断的和折磨已让这个大男孩身心俱疲。

  ??“一路上小贱狗的狗不管射了几次就没软下来过。”阿超兴奋地和小杰说着一路对翰宇的玩弄。男孩开心的声音刺激着翰宇的耳膜,翰宇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小杰伸手从后面穿过翰宇的双腿之间握住翰宇因为不间断已经有些红肿的阴茎搓弄起来。比平时敏感数倍的每一次被碰触的刺激彷彿都被放大了无数倍,让翰宇又痛又爽地呻吟起来,甚至不自觉的扭动着屁股去迎合小杰的玩弄。

  ??翰宇的举动小杰看在眼里,收回手狠狠拍打着翰宇布满鞭痕的屁股:“哥哥越来越骚了,现在都知道扭着光屁股让人玩了。”

  ??屁股的刺痛和小杰的羞辱让翰宇猛地从高潮中清醒过来,自己这是怎幺了,竟然在无休止的凌辱与玩弄中得到快感,还毫无尊严地去迎合男孩们地玩弄……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也在这里,不过是在悠闲地度假,而如今自己同样在这个地方却赤身裸体地被自己的弟弟和一群男孩玩弄得痛苦不堪,无时无刻都要在男孩们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所有羞于见人的部位,更可怕的是自己的身体被男孩们调教得被玩弄屁眼就会高潮,而且自己渐渐还沈溺于这种快感中??

  ??“贱狗们都别偷懒,都把这些给我搬进去。”不容翰宇多想,马车上从城里採买的晚上宴会的食物和各种道具一箱箱被绳子连在三人的睪丸上,由男孩们赶着运进屋里。

  一进屋就看到伟松、广宁、秦昊和高博每人挺着一根硬邦邦的在几个男孩的指挥下在拖地、擦窗进行大扫除。四个光溜溜的男人在几个小监工的监督下不敢有丝毫怠慢,一上午的劳累让四具身体都汗津津的,豆大的汗珠一滴滴从四人头上滑落。

  中午过后,晚上的客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要到了。整理完房间的大男孩们也没歇着,除了翰宇双手抱头站在农庄大门外,其余6人都被男孩们牵到路口等待客人的到来。6人一字排开抱头跪在路口。

  不一会儿4个男孩的身影便出现在路口,看到跪着的一排翘着的裸男后几个初次来到农庄的男孩都惊讶得睁大双眼盯着这奇异的一幕。被几个陌生男孩盯着的6人完全没有表达害臊的机会,只见满脸通红的6人儘量叉开双腿用力甩动生殖器齐声道:“贱狗欢迎主人光临!”

  6人的举动引起男孩们一阵刺耳的哄笑,为首的一个高中生对小杰说:“哈哈,你们是怎幺做到的……这几根大。”

  “好了,一人选一只吧,今天让你们也骑骑这几只贱狗。”小杰的语气中透着炫耀。

  虽然张开双腿任人玩弄生殖器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面对陌生的男孩伟松还是浑身不自在,还没等伟松闪躲伟松赤裸的屁股就挨了小杰一脚,“把你的狗给老子挺起来,小贱狗皮又在痒了是不是?”挨了一脚的伟松不敢再躲,只能尽力挺出下体任由男孩玩弄。其他几个新到的男孩也有样学样,各自选了广宁、周威和易峰,玩得不亦乐乎。接着男孩们骑在各自选择的坐骑背上,由身下的坐骑驼回农庄。比自己年龄大的帅哥任由自己玩弄让男孩们兴奋不已,于是一路上男孩们也没有停止对身下赤裸的躯体的玩弄。伟松背上的男孩伸手插进伟松的臀瓣用手指在伟松的屁眼上来回摩擦着,“屁眼这幺快就开了,你说你是不是欠干。”面对初次见面的男孩的羞辱伟松紧咬牙关,沈默地继续驼着男孩前进。

  “啊啊啊啊啊——!”屁眼的嫩肉的刺痛让伟松浑身一颤,眼圈微红,眉头紧锁,“报告主人,是,是的贱狗欠,欠干。”

  “啊——!不要——呃啊啊啊——!呜??”不一会儿,在伟松的哀嚎声中伟松的屁眼犹如新生一般,一根毛也看不见了。

  农庄的门口翰宇早已在等待。只见翰宇大张的双腿间硬邦邦的上挂着一个篮子,男孩们从各自的坐骑上下来,把準备好的礼物丢进翰宇胯下的篮子里,翰宇的被拉的几乎和地面平行。每当一个男孩放进礼物时,翰宇就必须甩动看着面前的男孩说:“欢迎主人!”随着篮子里的礼物的增多,每次甩动都会让绳子深深嵌入根部,使得翰宇的涨得通红青筋暴起,随着胯下的篮子不停上下摇晃着。这根被重物拉扯显得更为粗大的肉棒引发了男孩们极大的兴趣,一只只小手握着翰宇的往下掰,然后再鬆手让手中的肉棒反弹回去,虽然经常被男孩们这样玩,但此时上挂着重物,每一次都让翰宇觉得自己的几乎要被男孩掰断。好在男孩们羞辱了翰宇一番后就进屋了,翰宇继续站在门外迎接下一波客人。

  夕阳西下,天边的流云被风剪得支离破碎直至把天边染得通红。站在门外的翰宇胯下的篮子早已满满当当,虽然双腿酸痛不已,但翰宇也只能硬撑着,用吊着这满满一篮的礼物。默默望着远方,翰宇觉得自己就像天边的碎云一样,早已破碎不堪,自己的骄傲、自尊被男孩们击得粉碎,就算拾起也无法再拼凑在一起了。对自己这样残忍,犹如自己之前折磨伟松一样。翰宇知道弟弟从小就喜欢自己,但面对这个夺走了自己所有关注度的弟弟,翰宇当时只有深深的厌恶。而伟松,不知道多少次,梦裏伟松被自己压在身下狠狠地贯穿。所以但翰宇看到小杰电脑里的影片时,震惊之余,也迅速把自己幻想多时的想法付诸实践。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和小杰果然是亲兄弟,一样的变态,都折磨和凌辱着自己喜欢的人??

  客人都到齐后,小杰的生日宴会终于拉开序幕。只见诺大的客厅里坐了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男孩,最大的不过十六七岁,最小的只有小学生模样。至于那7个赤裸的男人则被男孩们做了不同的安排。秦昊、易峰和高博被倒吊在桌边,只见三人双手反绑,被大腿和腰上的绳子倒吊在空中,双腿倒形打开,朝天的屁眼里被插着一根粗大的蜡烛成为三个人体烛台。每当滚烫的蜡油滴下,特别是滴到屁眼或是阴囊时,房间里都会响起三人给晚宴“助兴”的呻吟。伟松、广宁和周威则被四仰八叉的绑在桌上,身上放满了各种食物,每人的乳头都被挤了一坨奶油然后上面放着一个樱桃。三根朝天怒挺着,马眼里都被插着一朵花,花柄全根没入使得花正好开放在通红的龟头上。屁眼也分别被插进一根黄瓜堵着,只露出短短的一节。至于翰宇,双手抱头,大张双腿成形坐在一个转盘上。左右乳头各夹着一个蝴蝶结,脖子上也带着一个领结。从翰宇大张的双腿间可以看到转盘中央一根粗大的按摩棒正插在翰宇的屁眼里。面对一张张戏谑稚嫩的脸,7个大男人羞耻难堪,虽然天天被羞辱玩弄,但从没面对过这幺多的陌生男孩,更别说还要在这幺多陌生人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的身体了。

  “开始前,该是哥哥的表演时间了。”说着小杰盯着翰宇痛苦的双眼按下手中的开关。

  只见翰宇身体猛的一抖,可以看出是屁眼中的按摩棒开始震动,接着翰宇身下的转盘开始带着翰宇慢慢旋转起来,而对着弟弟和一双双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翰宇颤抖的双唇中吐露出不成调的旋律:“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啊??唔??”一曲不成语调的生日歌唱完,翰宇不停颤抖着的也在按摩棒的刺激下射出一股股白浊液体。

  “啪啪啪啪。”在翰宇的喘气声中小杰戏谑着看着翰宇鼓起掌来,“哥哥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生日礼物呢,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八音盒了。”

  伴随着翰宇更像是呻吟的歌声,晚宴正式开始了。男孩们纷纷围绕在7具赤裸的身体旁。一个男孩抓着倒吊着的易峰一圈圈地像上发条似的转着圈,吊着易峰的绳子渐渐一圈圈螺旋交叠在一起。

  男孩握着易峰的继续转着圈,等到绳子已经紧到无法再转时,男孩坏笑着鬆开易峰。

  “呃啊啊啊啊啊啊——”在空中飞速旋转的易峰连尖叫声都变了调,等速度渐渐慢下来时,易峰的鼻涕眼泪已经糊了一脸。

  转盘上的翰宇则在旋转的转盘上不停一遍遍地唱着生日歌,并且小杰为了让翰宇更像一个真正的“八音盒”命令只要转盘一开始旋转翰宇就要开始唱,一停止翰宇也要保持动作停止唱歌。倘若唱错翰宇屁眼里的按摩棒就会被开大一档,几遍生日歌下来,翰宇身前已经射了一大片精液。到最后翰宇已经是在边哭边唱了。

  桌上的伟松、广宁和周威也绝不轻鬆,男孩们的筷子在三人身上四处戳弄,时不时还夹着一根勃起的左右摇晃。这时一个男孩夹起一块芥末坏笑着涂抹在伟松的龟头上,“哈哈,我来做个寿司。”说着拿来两块涂满芥末的三文鱼包裹在伟松的上。强烈的刺激让伟松浑身巨颤,阴茎火辣辣的刺痛令伟松既羞耻又痛苦不堪。

  其他男孩也有样学样拿来各种酱料和食材开始料理广宁和周威的。不一会儿,三根就被各种涂满了芥末、酱油、辣油等的鱼片肉片包裹起来。从三个大男孩湿润的眼眶和痛苦的神情就可以知道,三根都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男孩们酒足饭饱之后,便是7个男人的专属表演时间了。7人被带进房间各自穿上来时所穿的衣服,接着抱着头排成一队回到客厅,几天赤身裸体的生活让重新被布料覆盖身体甚至有些不习惯。趁着7人穿衣服的空档,客厅已经被男孩们进行重新改造。原本的几张桌子被拼合在一起铺上一块布变成一个高台放在客厅中央,高台的四个角各放着一台聚光灯,把桌子拼合的高台照耀得犹如一个舞台。男孩们则四散坐在舞台四周。

  在男孩们的嬉笑和戏谑的掌声中,翰宇作为第一个“演员”登场了。在小杰的命令下,翰宇走出队伍爬上被照得恍如白昼的“舞台”叉开双腿双手抱头站着。

  望着台下一张张戏谑的脸,翰宇颤抖着把手指放到了领口的纽扣上。刚穿上不久的衣服渐渐剥落,翰宇的双手放在裤腰上呆立着,低着头不知道如何继续,因为长裤里面被??

  “不??我,我脱??”随着翰宇长裤的落下,里面的秘密也暴露在男孩们面前——翰宇里面穿的竟然是一件纸尿,不合大小的尿裤紧紧包裹着翰宇的下体,像是要被撑破一样。

  翰宇滑稽可笑的装束让台下的观众们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哄笑,台上的翰宇羞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哥哥你来说说为什幺你都二十岁了还要穿纸尿裤啊?”小杰犹閑对翰宇的羞辱还不够。

  “报告主人,因为??因为??”翰宇望着嬉笑的观众们大脑一片空白,“因为贱狗经常随地撒尿。”

  “因为??我,不贱狗??被插屁眼就会射。”翰宇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说出这个答案的。男孩们的笑声似乎要掀翻屋顶,翰宇却犹如身处在一个冰窟之中。

  “那哥哥现在穿着尿裤是不是因为屁眼正在被插啊?”给翰宇穿上尿裤的罪魁祸首小杰彷彿真的想知道原因一样追问着翰宇。

  “是??是的??”翰宇知道小杰没有满意是不会放过自己的,“贱狗屁眼里现在??正在被按摩棒干。”

  男孩们的掌声和口哨声溢满整个夜晚,彷彿真的在期待一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一样。嘈杂中翰宇咬着牙脱下身上的纸尿裤,露出里面被精液糊成一团的下体。

  “哥哥你看你又尿了。”小杰指着翰宇满是精液的,“转过身让大家好好看看吧。”

  翰宇默默转身趴在桌上掰开自己的臀瓣,露出被塞满的屁眼,当着观众的面一点点的开始把按摩棒排出体外。随着噗地一声按摩棒落地,翰宇浑身紧绷的肌肉也脱力般地鬆懈下来。接着翰宇转回来面对观众岔开双腿,双手抱头,开始按照事先的命令边甩动边做自我介绍:“贱狗谭翰宇,狗龄二十岁??是主人最的贱狗,喜欢被主人玩弄屁眼????”翰宇机械化的声音透露着麻木。

  翰宇的部分结束后,按照命令伟松从队伍中出列爬上舞台。为奴最久的伟松面对密密麻麻的观众一咬牙熟练的脱光身上的衣服开始自我介绍,接着是广宁、周威、秦昊????害怕像翰宇一样被男孩们惨痛羞辱,剩下的几人人一个一个地顺从地在聚光灯下脱光衣服,于是,7具赤裸性感的身体再度暴露在众人眼前。

  随着小杰的一声令下,7人在聚光灯下站成一排开始甩着做那套羞耻至极的“狗奴体操”7根上下翻飞的和7张写满了羞耻和痛苦的脸让初次看到这种情景的观众们炸开了锅,时不时还有男孩上前拍打表演者赤裸的屁股或是猛地抓住一根翻飞的??

  表演结束后7人的苦难还在继续,已经发育的男孩们开始纷纷宽衣解带,面对一屋子的男孩,7人的嘴里和屁眼里永远被塞地满满当当,甚至有时嘴里和屁眼同时被插进两根。

  趁着7人被男孩们翻来覆去地姦淫,老胡把小杰拉到一边,一脸猥琐:“那个,我们来做个交易怎样?”

  “是这样,”老胡眯着眼盯几具着挥汗如雨的身体说,“你看现在有这幺多只贱狗,我研究新药和道具正好缺个试用的,你到时候让我带走一只,我以后新的药和道具一出来就给你送一份,怎幺样?”

  “你想要哪只?先说好,除了我哥哥其他的随你挑。”小杰用手指点了点被四五个男孩包围着地翰宇。

  “成交。”说着小杰走到被按在桌上被猛干的秦昊身边,对着伏在男孩胯下的那张通红的脸说:“你以后就归他了。”小杰抓着秦昊的头髮让他看着老胡,“假期结束后你就给我辞职,到老胡那报道。”秦昊知道这个小恶魔是不会改变决定的,通红的双眼写满了绝望??

  “哥,这个给你,这两天为了我的生日辛苦了。”小杰笑着把一个鸡腿夹到翰宇碗里。

  “你们兄弟关係变得这幺好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们……”看着和睦融融的兄弟俩,谭母很是欣慰。

  “啊……”看着小杰人畜无害的笑脸翰宇有一瞬间的恍神,“是,是啊。”脸上勉强在嘴角挤出弧度,翰宇心中却只能苦笑。若谭母此时往桌下看就不会这幺欣慰了,在桌布的掩盖下,小杰的左脚正踩在翰宇隆起的双腿之间缓慢揉搓着。

  “啊,没,没什幺,可能是这两天有点累。”翰宇忙说,却感觉到踩在自己裆部的脚加大了力度。

  “你们也真是……”谭母有些怪嗔道,”两兄弟天天往乡下跑,生日也不让爸爸妈妈去。”

  “好啦,”一旁的谭父说道,“两兄弟就要多多相处,这样才能增进感情嘛,阿宇你累了一会洗洗澡就先去睡吧。”

  “就算关係好也不用突然这幺好吧……”谭母奇道,“你都多大了还要和哥哥睡。”

  “那我先去洗澡了,”翰宇用衣服下摆遮着隆起的下体,慌乱的看了小杰一眼往浴室走去。

  “怎幺回事,衣服浴巾也不拿。”望着翰宇的背影谭母说道,“小杰,把衣服拿给你哥哥。”

  “好啊。”小杰简直求之不得,欢快地拿了衣服和浴巾往浴室走,“我也要一起洗。”留下谭父和谭母沈溺在兄友弟恭的喜悦中。

  “哥你怎幺还穿着衣服?”一进浴室小杰看见翰宇依然穿戴整齐,对着镜子发呆。”哦,哥哥一定是在等我帮你脱。”说着小杰真的把手放在翰宇的裤头,还没等翰宇反应过来,下体已经一股凉意袭来,裤子连着内裤一起已经被小杰猛地脱到膝盖,早就勃起到在空气中一颤一颤。

  “啊……别……”翰宇下意识地去抓裤子,却被小杰一把抓在生殖器根部一拖,酸腿被挂在上面的裤子勾着一个重心不稳,四脚朝天地摔进浴缸里,溅起一地水花。

  小杰顺势按着翰宇一根手指直接噗地插进翰宇露着的屁眼里:“哥哥这幺等不及姿势都摆好等我干了吗?”

  虽然全身上下早已被小杰玩了个遍,但此时毕竟是在家里,父母就在外面,巨大的羞耻感袭击着翰宇,“小杰……不,主人,求你别在这……”

  “可是哥哥很想要的样子,你看。”说着小杰抓着翰宇的头髮迫使翰宇看着对面的镜子,“哥哥你看你的屁眼都吸着我的手指不放。”

  只见镜中的自己双腿被压在胸前,裤子半拉在小腿上,衣服被辽到胸前卡在胸肌上,浑身湿透,满脸潮红,屁眼在小杰的玩弄下一张一合,简直比av女优还,画面说不出地。第一次这幺近距离地看自己的屁眼,还是在这种状态下,翰宇羞愧地别过头哀求着小杰:“唔……主人,不要……不要在家里这样……啊……嗯啊,到,到农庄贱狗随便主人玩……”

  “哥哥难道不是在哪里都随便我玩吗?”小杰坏笑着弯曲插在翰宇屁眼里的手指。

  “现在还不可以射哦。”说完小杰掏出一小截绳子牢牢绑在翰宇生殖器根部,又在阴囊和阴茎根部牢牢扎了几圈,于是翰宇的整个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粗大,青筋节节暴起,龟头涨得通红,两个硕大的睾丸页显得更加饱满。看着自己的杰作小杰抓着翰宇的头髮让翰宇蹲在镜子前,“下面我来帮哥哥洗澡吧。”

  翰宇红着脸脱光挂在身上的布料,双手抱头,劈着双腿蹲在镜子前,小杰坐在后面环抱着翰宇,双手抚摸揉捏着翰宇颤抖的身体。小杰逼着翰宇必须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是怎幺被玩弄的,只见小杰把头搭在翰宇的肩膀上,盯着镜子中翰宇屈辱的双眼,一手揉着翰宇的胸肌,一手摩擦着翰宇通红的龟头说:“哥哥喜欢吗?”

  耳边传来小杰呼出的热气,望着镜中淫贱的自己说:“喜,喜欢……唔……贱狗喜欢被主人玩……”

  “嘻嘻,要是哥哥球队的队员和那堆喜欢哥哥的女人看到哥哥现在的样子会是什麽表情?”小杰按下翰宇的,啪地一下拍在翰宇的小腹上。

  小杰的话像把翰宇的心狠狠抓住一样,是啊,曾今意气风发地自己爲什麽会沦落到这个狼狈不堪的境地。

  翰宇顺从地含住小杰的手指吮吸着,看着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哥哥,小杰摸着翰宇的头髮,用插在翰宇嘴里的手指挑逗着翰宇的舌头说道:“哥哥的嘴巴越来越厉害了,看来是吃吃出心得了,拿出去卖一定很赚钱。”

  听到小杰要卖掉自己,害怕自己会落得和秦昊一样的下场,翰宇不由紧张地看着镜中的小杰。

  看着翰宇紧张惊恐地神情,小杰这才心满意足的把手指从翰宇嘴里抽出,就着翰宇口水的润滑插进翰宇的屁眼里,一边搅动一边说:“哥哥放心,只要哥哥以后都乖乖听话,我不仅可以留着哥哥,还可以让哥哥以后都只被我一个人玩。”其实,小杰哪捨得卖掉翰宇呢。

  在农庄被一群男孩几天的羞辱玩弄让翰宇感到痛彻心扉的屈辱,于是听到以后可以不被其他男孩玩弄,翰宇连忙说:“贱狗保证会乖乖听话,什麽都听主人的,主人想怎幺玩贱狗就怎幺玩……”

  “乖。”小杰奖励似的拍了拍翰宇的头,“不过集体活动哥哥你还是要参加的,我只是让哥哥不被其他人叫出去。”

  听到的小杰的话翰宇不由失望地垂下头,小杰见状,贴近翰宇的耳边说:“哥哥你要是知道你的几个好兄弟现在的状况你就会感到庆倖了。他们现在……”

  伟松心情沉重地躺在床上,自从那天小杰的生日宴会之后,参加宴会的二三十个男孩全变成了自己的主人,这些认识的不认识的男孩随时都会把自己叫出去玩弄。而且路上有时候碰见那些男孩,也逃不掉一顿羞辱玩弄,就像那天……

  那天傍晚,刚给一个男孩发完自己穿着开裆裤的的照的伟松打算出去走走。刚出小区迎面就走来一群初中生,其中几个似乎还有些面熟。伟松心里一惊,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低着头加快脚步。走过男孩们身边时,突然一个流里流气的男孩一把抓住伟松胯下的一包说:“小贱狗跑那幺快,忘了我吗?”

  “小贱狗发什幺呆,”男孩隔着裤子狠狠捏着伟松的睪丸,“连你主人都忘了吗!小贱狗当初可是被我干到哭呢。”其他男孩也上前围着伟松对伟松上下其手。

  “啊??不要??”听着男孩的声音伟松隐约记起来男孩是那天生日宴会的客人,似乎是叫刘飞。

  “妈的,”看着伟松的反应刘飞骂到,“小贱狗你再没反应我就扒光你叫人来围观了。”说着刘飞开始拉扯伟松的裤子。

  “啊,别,不要??”害怕男孩声张开来伟松拉着裤子急道,“主,主人??”

  “这才乖。”刘飞拍了拍伟松的脸,和其他男孩一起拥簇着伟松把伟松拖进旁边的公厕里。接着男孩们留下一人在门口望风,其他四个男孩则推拉着伟松往里走。

  伟松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掉了,于是只能当着四个男孩的面开始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伟松全身就只穿着脚上的篮球鞋了。之间伟松低头撸硬自己的,然后双手抱头打开双腿蹲着马步,对着四个男孩甩动说:“报告主人,请玩弄贱狗的狗!”

  “还算懂规矩。”看着伟松臊红的脸颊刘飞满意地说。接着刘飞让伟松蹲下来,掏出自己早就半勃起的就啪啪打在伟松脸上:“给我舔硬了。”

  被初中生用打在脸上让伟松羞耻难堪,但也只能忍受着屈辱张开嘴含住男孩的。身后的男孩们已经掰开伟松的臀瓣,让伟松的屁眼完全暴露出来。男孩在后面一手插着伟松的屁眼,一手穿过伟松的双腿像挤奶一样撸着伟松的。男孩边弄边说:“飞哥,这贱狗的屁眼怎幺有点鬆啊,这幺容易就插进去了。”

  “他是最早被抓来的,早就被操了个透能不鬆幺,下次把那几只屁眼紧的新狗叫出来给你们玩玩。”刘飞按着伟松的头说。

  被男孩们肆意评论自己屁眼的鬆紧度让伟松羞臊地快哭出来,羞耻不已的伟松只能把头更深地埋入男孩的胯下,彷彿男孩的阴毛成了自己的遮羞布。

  当伟松还沈溺在羞耻中时,后面的男孩已经解开自己的裤头,趁着伟松的屁眼还没闭合就扶着年轻的一把挺入。被前后夹击的伟松含糊不清地呻吟着,粗大的在胯下随着节奏不停晃动。

  “既然是在这里那就是马桶咯。”说着刘飞和正在干伟松的男孩对视一眼,伟松嘴里和屁眼里的两根开始同时喷射出温热的液体。一边尿刘飞还死死按着伟松的后脑说:“把你上下两张嘴都给老子吸紧了!敢漏出来你试试看!”

  被突如其来的尿呛地满脸通红的伟松也只能大口吞嚥着刘飞的尿,一边努力收缩括约肌让屁眼里的尿液不漏出来。可就算如此,伟松嘴里和屁眼的尿还是淅淅沥沥地漏了一地。

  在伟松嘴里尿完的刘飞抓着伟松的头髮把伟松的脸按到满是尿液的地上用脚踩着骂到:“妈的你两张嘴都鬆了是不是!漏了这幺多!给我好好舔乾净!”

  贴着满是尿液冰凉的地板,初秋的凉风让伟松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伟松不由悲从心来,自己好好一个校草现在竟然跪在一个初中生面前被强姦还要喝尿,抽泣着伸出舌头舔着骚臭的地板。

  舔完后伟松的磨难还在继续,男孩们去吃晚饭了,而伟松依然被留在厕所里。男孩们走之前把伟松关进隔间,让伟松坐在马桶盖上抱着双腿,接着铐住伟松的双手,这样伟松只能一直保持着这个让羞于见人的部位完全暴露的姿势。

  在伟松屁眼里插进一根假阳具后,刘飞盯着伟松湿漉漉的双眼说:“小贱狗乖乖在这里等我们哦。”

  听到男孩们要把自己一个人这样丢在厕所里,伟松不由害怕起来,急道:“主人不要??唔??不要丢贱狗一个在这??求主人,会有人过来??”

  “会给你关上门的,”刘飞拍了拍伟松的屁股,“只要小贱狗你不浪叫出声就不会有人来。”说完刘飞用一块布条绑住伟松的眼睛,脱下伟松的袜子塞进伟松嘴里。厕所里只身下害怕有人进来发现自己的伟松。

  站在一栋大宅子门前眉头紧锁,浑身汗水的广宁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门铃。一个小时前,广宁接到电话,电话里的男孩口气不容分说,广宁知道等待自己的又是一场凌辱。

  阿超一上来就是一巴掌抽在广宁脸上,打的广宁眼冒金星,“贱货!怎幺这幺晚!你想死是不是!”

  “主人贱狗错了??路上堵车,贱狗已经用跑的??啊!”没等广宁解释完阿超又是一巴掌:“做错事还敢狡辩!”

  广宁明白男孩不会听自己解释了,只是想羞辱自己在朋友面前出风头,于是顺势把衣服裤子一脱抱头跪下:“贱狗知道错了!请主人饶了贱狗!”广宁希望自己顺从的举动能让自己少受一点折磨。

  看着对阿超言听计从还自己自动脱光衣服的广宁其他两个男孩都惊奇的瞪大眼睛看着这奇异的一幕。在朋友面前出够风头的阿超露出满意的表情,但还是一脚踹在广宁下体骂道:“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饶过你!”

  “真是天生做狗的命,听到要被虐狗都翘起来了。”说着阿超揪着广宁都生殖器让广宁站起来面对另外两个男孩挺出下体,“来,你们也玩玩这只贱狗的狗。”

  “真的可,可以摸幺?”第一次近距离这样细緻的看到成年男人的生殖器,对着粗大还一跳一跳的广宁的男孩有些犹豫不决。

  “随便摸随便玩。”阿超捏住广宁根部一顿猛摇,“小贱狗你说是不是?”

  “报告主人,是的,请主人玩贱狗的狗!”虽然羞耻无比,可广宁也不得不回应着阿超的羞辱。

  两个男孩再无顾虑,一把握住广宁的和睪丸上下翻看起来。第一次触碰成年男性的生殖器的男孩好奇无比,把眼睛凑近广宁的前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个遍,如此近距离地被两个男孩当作道具一样研究让广宁恨不得羞死过去,但无奈被阿超顶着只能在男孩面前继续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的生殖器。

  等男孩们玩地差不多了,广宁被赶到桌子上抱着双脚躺着,男孩们继续研究起广宁的屁眼来。

  男孩抚摸着广宁的屁眼,“真黑,比可黑多了。”“毛也挺多的??”“欸,你看摸一摸就自己打开了。”男孩们对自己屁眼的肆意评论一句句像刀划在广宁心上。

  “看他一开一合好像要什幺东西插进去。”男孩笑着说,“不如来看看能插进多少吧!”说着男孩拿来桌上的一个笔筒,从中拿出一只笔插进广宁屁眼里。阿超和另一个男孩也从笔筒中拿起笔往广宁屁眼里插。不一会儿,笔筒里大半的笔都被插进广宁的屁眼,广宁的屁眼已经几乎被撑到极限了。

  “主人别再插了??贱狗的屁眼要,要裂了??”屁眼撕裂一样的疼让广宁忍不住开口求饶。

  “还有哦,”阿超摇晃着笔筒里剩下的笔。说完阿超从中拿起一个最粗的记号笔往广宁已经被撑满的屁眼里插去。

  “好痛??!啊??不要,主人??真的要裂了??贱狗再也不敢迟到了啊啊啊??”记号笔进入广宁的屁眼后,一道血迹顺着广宁的臀缝往下流。

  “呃啊啊——!”笔噼哩啪啦地从广宁屁眼里弹出,刺骨的剧痛让广宁的惨叫都变了调。

  “那幺接下来就準备好挨操吧。”看着浑身发抖的广宁,阿超把广宁拖下桌子趴着。

  接着,三根小钢炮开始轮番在广宁嘴里和屁眼里进出。阿超还矇住广宁的双眼命令广宁用嘴熟悉每一根,然后转身当一根插进广宁屁眼时,广宁就要大声说出这是哪个主人的,答错就要被狠狠地弹一次龟头。几轮过后,广宁连蒙带猜也只答对了两次,于是,男孩们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弹在广宁龟头上。红肿的龟头透露着的主人遭受过的折磨,而广宁也只能继续泪眼朦胧的坐在一根上用屁眼努力感受着然后说出的主人??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800138000

电话:020-88668888

邮箱:mojocube@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粤垦路88号